鹿衔草

梦想是当一条咸鱼,带着充沛的水汽漂浮在知识的海洋上【叹气】

我看起来似乎要和我的画本说再见了

姬友说这是嘉世和霸图

我觉得像庙药啊……

魔王老韩哄娃记

绰遥顾川_:


*西幻paro 短小预警
*万圣节快乐!



韩文清。魔族霸图至高无上的王。血眸睥睨不怒自威,叱咤风云万众仰望。他的翅翼是直插九霄的凶厉血刃,他的利爪撕裂过无数勇者的胸膛。
然而现在,这只承载着血腥与杀戮的、身体里流淌着暴虐血液的魔王的右手,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年幼的人族女孩头上。他用相同的动作掠夺过无数脆弱人族的脆弱生命,可此时只是堪称笨拙的揉了揉女孩头顶细绒的发丝。
“别哭了……!”韩文清凶巴巴的安慰着对方。尽管他已经竭力放软语气,还是在句末溜出了一个没有压抑住的凶狠感叹号。
果不其然,在他的安慰下,觉得被恐吓的女孩哭的更厉害了。粉白的糯米团子一样的小人不住抽噎着,甚至因为惊惧打了好多小小的嗝儿。


韩文清头痛至极。
天地良心,几个月前他还在对隔壁王杰希魔王护犊子护到整个微草堡都叫他爸爸的行为嗤之以鼻。
“优秀的魔族需要自小的磨砺!只有血与泪交织才能铸就真正的男魔汉!”
他还记得当时他铿锵有力的勉励。魔王之子宋奇英也面色如常,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天知道眼前的人族小屁孩儿不吃这一套?
面对着软软糯糯的小团子,又怎么说出诸如“只有血与泪交织才能铸就真正的男魔汉!”的台词?!
韩文清一边对这个麻烦多事又软弱的种族深恶痛绝,一边绞尽脑汁的安慰着女孩。


这段孽缘的开始其实无比简单。在呼吁和平、魔族与人族的关系日趋缓和的今日,连两族通婚的现象也屡见不鲜。相比隔壁某个三天两头“拜访魔王进行挑衅的聒噪剑客,与霸图堡毗邻的兴欣除了偶尔蔫坏之外简直安分的不可思议。
缘于此,在叶修提出“来兴欣交流感情”之后,韩文清只是踌躇了一会儿便从善如流的接纳了张新杰“历练后辈”的理由。
试问,好战的铁血硬汉,魔王里最霸气的韩文清会为了一次对死对头的拜访特意了解低贱人族的风土人情吗?
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在韩文清走在路上突然被一个口中嚷嚷着“不给糖就捣蛋!”打扮成魔族的人族萝莉拦住时,下意识就把其当成了对魔族威严的挑衅。


虽然对待这种纤弱女孩韩文清下意识收起了九分气势,但仅凭他沉下脸色蹙起眉毛从喉中溢出的一声充满威胁的“嗯?”,就足以把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可怕怪蜀黍的小团子吓哭了。


“那、那什么,你翅膀掉了……”
因为女孩缩成一团的动作,她自己画就粘在背后不甚结实的蝙蝠翅膀在背上摇摇欲坠。
韩文清束手无策。他回想起女孩的第一句话。
“不给糖就捣蛋!”
所以是要糖吗?
韩文清恍然。他长出一口气轻松的掏出了张佳乐之前恶作剧塞在魔王丝绒口袋中给魔族小孩吃的糖果。
“哝,给你糖。”


魔族向来以奢华著称,连糖果的包装纸上也雕着华丽繁复的花纹。女孩略微舒展起花瓣般皱起的可爱眉眼,打开了糖果包装。
韩文清看着那粒糖果在阳光下闪烁的粼闪光芒满意的挑起了唇角。
就在下一瞬间,女孩的表情凝固了。她乌溜溜的清澈眸子流露出可怕的眼神,然后惊惧的、更加大声的哭了起来。
韩文清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有问题吗?!?!
魔王韩文清看着手心里精雕细琢成人族头颅的糖果百思不得其解。他蘸了点从断裂脖颈流出的仿真血液,甜美的果汁味道在嘴里化开,虽然这种甜腻不是他喜欢的味道,但确实是小女孩的都喜欢的草莓味儿。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把魔族最新流行的死不瞑目人头型糖果送给不谙世事人族女孩的耿直boy韩文清魔王,
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END—

我闺女的临摩

哇真是令人害怕

之前的小柠檬,试着上了下色

啊啊真难看

比个垃圾给自己,你还是放弃水彩吧【冷漠】

凯佬生日快乐呀

草稿流
为什么大家的小柠檬都画的怎么可爱我却画不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